期刊在线

快速论文发表热线: 010-57745461

客服中心

全国免费咨询:

QQ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3077874057


电话:010-57745461


邮箱: hexinon@163.com


邮箱:hexinon@126.com

期刊库导航

行业资讯

最新论文

最热论文

略谈《歧路灯》语言的地方色彩——文学论文

2015-05-26 11:08:29  字体:   打印 收藏 

摘 要:《歧路灯》是清人李绿园(1707-1790)所著的一部长篇白话小说,全书一百零八回,约六十余万言。其作者是土生土长的河南宝丰县人,十分谙熟中原地域的方言文化,自觉地把它运用到小说的创作中。正如姚雪垠所言,《歧路灯》是用“带有河南地方色彩的语言写清

关键词:文学论文发表-文史哲地理历史化学物理语言论文投稿


《歧路灯》是清人李绿园(1707-1790)所著的一部长篇白话小说,全书一百零八回,约六十余万言。其作者是土生土长的河南宝丰县人,十分谙熟中原地域的方言文化,自觉地把它运用到小说的创作中。正如姚雪垠所言,《歧路灯》是用“带有河南地方色彩的语言写清初的河南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冯友兰也认为,《歧路灯》是“用方言的文学”,由于作者运用的民间语辞或方言俚语相当丰富,因而小说语言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不仅具有较高的语料价值,还可以为文学、民俗学研究提供借鉴。

《歧路灯》语言的地方色彩突出地表现在方言词语的使用上,还有大量民间谚语及一些语法现象。下面我们举例说明这些语言现象,并略谈其语言的地方色彩。

一、河南方言词语的大量使用

《歧路灯》语言的地方色彩非常明显,主要是因为河南方言词语的大量使用,使小说语言犹如披上了一件色彩鲜明的外衣,因而,打开这部长篇小说,立即让人感到一股浓郁的乡土气息扑面而来。作为一个河南人,阅读《歧路灯》文本,就好像回归故里,历历在目,亲切自然。

《歧路灯》的语言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其语言特色最主要的体现在词汇方面,引起人们注意的往往是其中特色词语的运用。栾星先生在整理校注《歧路灯》文本时,为之作了近一千余条注释,据考察,这些注释涉及河南方言的有一百多条,明确标注出“豫语”的语词有近百条。还有很多词语只是释义,没有明确标注“豫语”,但在河南方言中还在广泛使用。例如:

(1)又向王氏道:“他费气哩,姑娘只管打,我不护短。”(第三回)

(2)王氏道:“你是与谁家各气来?”(第六十回)

(3)(绍闻)说道:“我一向所做的事,也知不合你的心。你从来不唐突我一句,你心里受屈,俱是我的没成色。”(第七六回)

(4)老婆子道:“谁家嫂嫂有各不着小叔道理,图什么美名哩?都是汉子各不着兄弟,拿着屋里女人做影身草。”(第一零八回)

上述例子中“费气”就是“淘气,调皮”的意思;“护短”就是“为缺点或过失辩解。”一般形容家长对自己的孩子,别人说自己孩子不好,自己不愿意还辩解;“各气”就是“生气”,“没成色”意为“没出息,没本事”,“各不着”就是“合不来”的意思。这些方言词语至今还活跃在河南人民的口语中。

《歧路灯》中使用了大量方言词语,小说自刊行以来,从方言俗语的角度研究其语言特色的成果并不少,其中张生汉先生(1999)还出版专著《〈歧路灯〉词语汇释》,对其中大量的比较难懂的方言俚语进行了诠释,可以看出这些方言俚语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这部著作的出版,对《歧路灯》词汇语言的研究具有重要的意义,也在《歧路灯》语言研究中产生了深远影响。不过也有学者从文学语言的角度,对《歧路灯》的语言持批评态度,陈美林(1983)就认为《歧路灯》是运用中州地区的方言,《儒林外史》则运用下江官话,都具有浓郁的地方色彩。相比而言,《歧路灯》的语言,河南地区色彩较为严重,对于中州以外的广大读者来说,在某些情节的叙述和人物的描绘中,就不能充分领会其语言的情趣。《歧路灯》中的“俗话”和“文言”就过多,以“俗话”而言,“各不着”、“各气”、“歧差”、“定帖”、“盘绞”、“把牛”、“白正”、“放短”、“老苗”等等,都是中州地区以外的读者所难以理解的。但换个视角来观察,这种批评恰巧能说明《歧路灯》语言具有浓郁的河南方言色彩。《歧路灯》大量使用这些方言词语,一方面增加了小说语言的乡土气息,让读者在品味语言时倍感亲切,另一方面这些地方特色的语言也成为研究清代河南方言的重要语料。

二、耳熟能详的民间谚语活用

《歧路灯》语言中除了使用大量方言词语外,还使用了很多人们耳熟能详的民间谚语,据李逢丹考察统计,《歧路灯》谚语共见150条194例。其使用范围非常广泛,主要有反映婚姻、家庭及邻里关系的生活谚;有反映地方风土人情的风俗谚;还有关于农业生产、商业贸易、宗教鬼神等方面的习俗谚。其中以生活谚在《歧路灯》中使用的频率最高。刘畅认为这些丰富而又不失精良的俗谚,形成了一道五彩缤纷的语言风景线,也为小说的场景描写、人物形象塑造增光添色。例如:

(1)再休如此说,传出去不像个话。俗话说,亡人入土为安。你说殡埋姑夫,极为有理,但平日毫无积蓄,全指望揭借办这宗大事,将来家道必至亏损。(第六一回)

(2)侯冠玉道:“只要多读时文,俗话说:‘好诗读下三千首,不会做来也会偷。’读的多,多就会套。‘砍的不如镟哩圆’,放着现成不吃,却去等着另做饭?这大相公聪明的很,他是看猫画虎,一见即会套的人。”(第十一回)

(3)夏逢若道:“贤弟呀,人生做事,不可留下后悔。俗语说:庄稼不照只一季,娶妻不照就是一世。你前边娶的孔宅姑娘,我是知道的。久后再娶不能胜似从前,就是一生的懊恼。你先看这个人何如?”(第四九回)

(4)王春宇道:“不过高门不来,低门不就,所以耽搁了。你如今心中有啥不愿意,也不妨面言。”(第四九回)

(5)我想,俗话说,“天下老哩,只向小的。”你是咱娘的小儿子,全当咱娘与你抬着哩。(第一零二回)

上述用例中的俗谚,多数还在河南民间广为流传,如例(1)中的“亡人入土为安”或者称“入土为安”,是河南的传统丧葬习俗谚语,因为中原地区自古时兴“土葬”方式,这个俗语是指人死后埋入土中,死者方得其所,灵魂得以安息,家属方觉心安。例(4)中的俗谚“高门不来,低门不就”,是用来比喻女孩子在找婆家时,对于男方家庭条件好的求不来,条件差的又看不上。现在中原地区男女婚嫁中也经常使用的俗语,不过已经发生了变体,常用“高不成,低不就”,意思相同。例(5)中生活谚“天下老哩,只向小的”,是指天下老人,都偏向疼爱老小的孩子。旧时兄弟姐妹多,父母往往有偏心眼,偏向于排行老小的孩子。这个谚语至今还活跃在中原民间日常生活中。

诸如上述几种类型的谚语在《歧路灯》中使用的还有很多,如反映婚姻家庭生活方面的还有“媒婆口,无梁斗。”(第十三回)、“妻贤夫少祸”(第三十六回)、“百日床前无孝子”(第四十七回)、“先嫁由爹娘,后嫁由自身。”(第五十回)、“丑媳妇不见婆婆么”(第五十三回)、“巧媳妇难做没米粥”(第七十七回)、“心去身难留,留下结冤仇。”(第八十回)等等,这一类谚语在《歧路灯》中使用非常丰富。此外,还有反映生产生活经验的谚语,如“水平不流,人平不语。”(第六回)、“一朝天子一朝臣”(第十九回)、“一棵上吊死”(第六十四回)、“千行万行,庄稼是头一行。”(第八十五回)等等,《歧路灯》谚语涉及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是人民大众自己创造出来的富有乡土气息的语言,李绿园善于捕捉人们的这些语言生活,在富有地方色彩语言的基础上进行提炼加工并灵活运用它们,使小说语言彰显了它独特的艺术魅力。

三、富有地方特色的语法现象

《歧路灯》中有许多语法现象非常有地方特色,也引起一些学者的广泛关注。田璞认为“《歧路灯》的语言,有明显的河南特色。这从它用了不少河南的方言俗语可以看出来,从它常用语气词‘哩’也可以看出来”,语气词“哩”在小说中的使用频率非常高,共有1134例。例如:

(1)王氏道:“只怕在前院里,看下行李哩。”(第一回)

(2)孝移道:“连日少会。老弟今日是赶会哩?”(第三回)

(3)人多,挤的慌,又热又汗气,也隔哩远。(第二一回)

(4)范姑子道:“小家子样,见不哩人。每日只在楼上做针线,也就没见过客。”(第十六回)

(5)那皂役附耳道:“肥哩瘦哩一锅煮着同吃。”(第三十回)

从上述用例可以看出,《歧路灯》中的“哩”用法非常活跃,既可以用在句中,也可以用在句尾。其中句中“哩”,是典型的河南方言口语用法。冯春田(2004)认为,《歧路灯》中结构助词“哩”跟语气助词“哩”同形,它所代表的河南方言里结构助词“哩”不仅是集“的”、“地”、“得”三个结构助词用法为一体的形式,而且是“的”、“地”、“得”共同词音形式[ti]的方言变体。在除安阳话以外的大多数河南省内部方言里,这种混合体的结构助词“哩”普遍存在。可见“哩”在河南方言语法运用中非常有特色,至今还在河南人民的口语中广为使用。

除了“哩”在《歧路灯》中富有地方特色的语法现象之外,还有一些句式也非常有地方特色,如“把”字句、“被”字句、“被”/“把”融合句、“叫(教)”字句等,我们首先看“把”字句在《歧路灯》的使用情况,张蔚虹(2005)对其“把”字句进行了详细考察,《歧路灯》中出现“把”字句共1191例,文章认为《歧路灯》中“把”字句这种语言现象用于表处置占绝对优势,“把”字多用于口语,“将”字多用于书面语,“拿”字表处置比较少见,形成了中原官话“把”字句的鲜明特点。例如:

(1)皮匠接了银子,把衣服掷与绍闻。(第二九回)

(2)他这一死,把我的家叫他倾了。(第三十回)

(3)绍闻把脸红了一红,答道:“是先父。”(第三四回)

《歧路灯》中“被”字句和“叫”字句使用的频率也很高,据庞丽丽(2011)考察,“被”字句有139例,“叫(教)”字句53例。文章把这两种被动句式与现代河南开封方言相比较,认为《歧路灯》中的被动句式语用色彩非常丰富,这种句式在现代开封方言中还频繁使用,由于语言的不断发展变化,现代开封方言中用“叫”字句表被动使用频率较高,在语用意义上比清代的《歧路灯》更加丰富多彩了。例如:

(1)耿葵被这话弄的入云钻雾,摸头不着。(第五六回)

(2)宝剑儿,前院请满相公来,叫他把琵琶也带的来。(第十五回)

(3)叫大儿把他叫出来。(第二六回)

此外,《歧路灯》中“被/把”融合句也非常有地方特色,《歧路灯》里这种融合句式很常见,具有鲜明的结构特点,这种介宾结构常常同时用在一个单句中,有的出现在复句中,紧密结合程度较高。例如:

(1)(谭绍闻)晚生上亳州寻家母舅不遇,回程路上被人把行李拐了。(第四四回)

(2)你去亳州寻我,把银子被人割去,他与你二百钱盘缠,送你回家。(第四九回)

(3)谭绍闻早已自倒,被凳子角把脸上磕了一条血痕。(第五四回)

在现代河南方言中,这种用于表处置和被动融合使用的句式还很常用,现代河南方言中还一直保留使用“叫……把”融合句。如:“他叫人把腿打断了”。

《歧路灯》语言具有鲜明的地方色彩,主要体现在方言词语的大量使用,使小说语言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读起来亲切自然;其次是民间谚语的灵活运用,使小说语言生动形象,耐人寻味;最后是富有地方特色的语法现象交互使用,使小说语言表达更加丰富多彩。总之,我们可以看出,作者十分熟悉河南地方语言,自觉地把带有地方色彩的语言运用到作品中,描述中用方言表现地方色彩,对话中用方言表现人物的身份、地位、性格、情态等,让不同人物的语言各显特色,从而使整部小说语言散发着河南气味,正如董作宾所言:“李绿园为吾豫惟一之方言文学家。”创作出具有具有浓郁地方色彩的著名文学作品,李绿园也成为河南清代较有影响的一位文化学者。

本文来源:http://www.qikanol.com/ 《名作欣赏》

[版权说明]本站论文版权属于作者本人,您可以参考、阅读、鉴赏本站论文,也可以利用本站论文进行论文创作,但不得抄袭、复制!本站免费论文主要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如果涉及到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上一篇:试论《天问》的文学价值——文学论文 下一篇:陶渊明诗文新读——文学论文

联系我们

投稿咨询电话:010-57745461
投稿咨询QQ:3077874057
论文投稿邮箱:hexinon@163.com
投诉建议邮箱:hexinon@126.com
在线投稿

论文发表说明

1. 如果您需要发表论文,请联系我们,客服人员会及时处理;
2. 专业编辑人员,为您的论文提供建议,使论文顺利发表;
3. 合作期刊,全国最全,与杂志社关系稳定,保证刊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