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在线

快速论文发表热线: 010-57745461

客服中心

全国免费咨询:

QQ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3077874057


电话:010-57745461


邮箱: hexinon@163.com


邮箱:hexinon@126.com

期刊库导航

行业资讯

最新论文

最热论文

论李商隐、韩偓诗歌中的伤时忧国——文学论文

2015-05-26 11:08:19  字体:   打印 收藏 

摘 要:李商隐是中晚唐诗坛上成就卓著的抒情诗人,他关心现实和国家命运,视作中有有大量充分表现了他的用世精神的政治诗,还有吟咏怀抱,感慨身世之作,而这一类要比朦胧诗占的比重大得多,其认识价值也较高。也得到了后的认可。韩偓是晚唐一位重要而复杂的诗人,

关键词:文学论文发表-文史哲地理历史化学物理语言论文投稿


李商隐是中晚唐诗坛上成就卓著的抒情诗人,他关心现实和国家命运,视作中有有大量充分表现了他的用世精神的政治诗,还有吟咏怀抱,感慨身世之作,而这一类要比朦胧诗占的比重大得多,其认识价值也较高。也得到了后的认可。韩偓是晚唐一位重要而复杂的诗人,他对唐王朝耿耿孤忠,以大量反映唐王朝兴亡的作品博得后世的赞扬,其诗风沉郁慷慨,幽眇悱恻,其在晚唐,亦可谓文笔之鸣凤矣”而在文学史上,没有对他的这种忧国之情给予一定的重视,总是以《香奁集》中反映的绮艳风格片面地衡量他的价值,只稍微提及他有感时述怀之作,在罗宗强的《隋唐五代文学思想史》中写晚唐追求绮艳诗风这一节首先提到的就是韩偓,在肖占鹏《隋唐王代文艺理论汇编评注下》中提及韩偓时,只选了《香奁集序》和《思录旧诗于卷上凄然有感因成一章》有作《思录旧诗于卷上凄然有感因成一章》诗云“缉缀小诗抄卷里,寻思闲事列心头。自吟自泣无人会,肠断蓬山第一流“肖占鹏对此诗有简短评语如下”此诗记录了作者整理个人旧作时,引发了其对旧事的感慨,从诗中“闲事”和“自吟自泣”等词句中,我们可以看出,其诗多为记叙个人琐事和抒发个人情感之作,而缺乏对社会生活的反映,认识价值不是很高。我们且不去分析“自吟自泣”“无人会”“肠断”所包含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见肖占鹏只注意到了韩偓香奁诗的消极作用,就可知韩偓的另一个主要的集子《韩翰林集》就没有什么得到关注,而要了解韩偓的为人以及他的诗风还是要研究一下这个集子中收录的三卷诗,韩偓有同李商隐一样,有经世济国的抱负,有深沉悲慨的感情,有理想愿望没能实现内心的苦闷,二者均有伤时忧国之作,并以不同形式表达出李商隐和韩偓共同的政治情感,承接了屈原、杜甫的忠贞爱国并使之延续下云,成为文学史上的一条红线。李商隐与韩偓伤时忧国的主题主要以下三种形式的诗歌所体现出来:

一、咏叹于政治变乱

李商隐生活在社会矛盾非常尖锐的时代,藩镇割据,宦官擅权,朋党倾轧,李商隐诗中分别对此作了不同程度的揭露。“竟缘尊汉相,不早辨胡雏”引《汉书•••五商传》,《晋书•石勒载记》之典,以王商比李训,以石勒比郑注,讽刺文宗竟尊崇李训这种徒有大言的妄人,连郑注这样怀有异志的奸邪也不能及早识别,作者虽然对李训、郑注的浅谋误国均持批判态度,但能对二者区别对待,把李训看作志大才疏者。视郑注则为奸邪小人,“素心虽未易,此举太无名”便可证明。唐王朝复兴的生机遭到阻绝而“近闻开寿宴,不废用咸英”的插曲引起人多方面的想象,使人愈觉悲凉,在这首诗中,作者直斥气焰嚣张的宦官为“凶徒”揭露他们大事诛连、滥杀无辜、挟制皇帝,篡权乱政的罪行,表现强烈的义愤,其耿介之气,实为感人。宪宗初年,刘裕据蜀反叛,被朝廷荡平为历史背景,写轩雄窃据必败的下场,“将来为报奸雄辈,莫向金牛访旧踪”对“奸雄”提出严厉的警告,诗气浑厚雄放,有田兰芳评“足褫奸雄之魄,而冷其觊觎之心,”《赠刘司户》诗中开篇赋中含比,描绘出风浪蔽天、日昏舟危的景象,渗透对时代政治环境的感受,“江风扬浪动云根,重碇危墙白日昏”以鸿雁刚振翅飞翔就被狂风吹断来比刘的政治道路,以屈原的放逐来比刘人生遭遇,诗中对朋友的同情、对国事忧虑,对宦官黑暗势力愤恨融为一体,其伤时哀痛之情,几于泣血。韩偓的诗中对这种社会状况有所反映如《故都》作于朱全忠迁都洛阳、弑昭宗、废哀帝而自建梁朝背景之下,当时诗人正流寓福建、全诗以“故都遥想”领起推出“草萋萋,”“塞雁”“宫鸦”“女墙”等镜头,而以“自述”、“已侵”“犹恋”涂上浓重感伤色彩,京城长安,当日何等繁华,如今却萋萋野草,不见人烟。总之,一切面目全非,诗中以“空垂涕”抒发“天涯烈士”报国无路的愤激之情,以“必噬脐”启后两句,通过崔胤必追悔于地下的设想表现了虽死亦为“强魂”与逆贼势不两立的慷慨之志,而最后以“冯谖无路学呜鸡”作结尾,借《战国策•齐策》《史记•孟尝君列传》作反衬,表现昭宗被迫迁都,已失去自由,而自己却一筹莫展的悲痛心情,前半节写故都荒凉景象,三联忽掀巨浪,“不道惨舒无定分,却忧蚊响又成雷”这种浓浓的忧思,传达出的是作者对朝政的失望与作感。

二、着眼于抒愤述志

李商隐的报国之情,济世之志,有时慷慨激昂,有时悲愤哀怨,终其一生,此情不减,此志不渝。《任弘农献州刺史乞假归京》中“愧负荆崇山峻岭入座隅”中“荆山”一指当时作者所在之地,一指楚地荆山,有古老的荆王受诬的传说,与眼前民受冤现实相联系,表现作者用典灵活,“却羡忭和双刖足,一生无复没阶趋”借传说表达了作者对忭和刖去双足之后不需要一辈子遭受在阶前逢迎奔走的羡慕之情,对穷民处境的同情和对酷虐政治的不满。在《风雨》篇中借风雨这一自然现象来抒发感慨,“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见风雨之无情,不幸之重重,对压抑摧残才智的冷酷现实的揭露,《晚晴》“天意怜幽草,人间重晚晴。”天竟特为怜爱这细小平凡的生命,人间也因云开日出,夕阳照映而分外珍重晚晴。冯浩:“深寓身边之感”田兰芳说:“偏于闲处用大笔。”此诗浓淡疏密相间,景物、诗情、哲理融为一片,寄深微而自然。是作者那种匡世的志向至老不衰的明证,这种思想感情是他能写出许多揭露黑暗、抨击腐朽的诗篇的思想基础。《听鼓》中“欲问渔阳惨,时无祢平”一句借三国时期祢衡击鼓辱曹的典故来抒写诗人欲抒自己满腹孤愤却又无路,诗人性格,本刚直不阿、强项不屈,但仕途偃塞,命运多舛,往往不得不屈节事人,甚至陈情告哀,希求援引。长期郁积苦闷无从发泄,城头闻鼓,激发了愤世嫉俗、蔑视权贵的感情,“欲问”“时无”一转一跃,使诗人在一气呵成中显出顿挫之致,增加了诗的沉郁的情味。韩偓处在唐王朝国势颓败、摇摇欲坠的社会中,其人生又特别坎坷,这种特定的身世经历使他在艰难的生命征程中,经历无比的痛苦,《安贫》“手风慵展一行书,眼睹休寻九局图。”中“手风”“眼睹”是写自己的悲惨状况,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谋身拙出安蛇足,报国危曾捋虎须,”诗人抒情写自己将在贫居病废中自甘安贫,但“报国危曾捋虎须”又表明韩偓不可能彻底自甘安贫,忘怀世事,“未知谁拟试齐等”表明诗人虽然腹经纶、一腔热血,也只能看着国家衰亡,诗歌中流露着一种复杂的矛盾意绪,使作品含蓄蕴藉。《伤乱》诗中反映唐末百姓流离、萧索破败的社会场景,“故国几年犹战斗,异乡终日见旌旗”写战争使诗人心理留下了阴影,不忍受这种漂泊战乱的生活,而离家在外仍是终日见旌旗,战争波及之广,危害之大,使唐王朝无法重见天日,又加上“交亲流落身羸病”叹息着“谁在谁亡两不知”《春尽》诗作于韩偓在朱全忠当权时被贬为濮州司马时,携家入闽,依附王审知时作,诗中抒写诗人异地的苦闷心情,“惜春连日醉昏昏,醒后衣裳见酒痕”诗人借酒醉忘却寄人篱下之愁,“酒痕”把抽象的愁思写得十分具体,给人以真实感受“细心浮花归别涧,断云含雨入孤村”写诗人见那细水漂花、落花无数的景象更使他凄然伤怀,惨然动情,异地他乡,何时可归?时光虚妄,事业何成?内心矛盾,“闲人易有芳时恨”之“恨”字为诗眼,恨世道不公,自己被贬无所作为,寄人篱下,时光流逝,辜负大好时光,愁浓恨深是作者于诗中主要表达的情感。

三、寄托于自然景物

唐以前,就有许多诗借自然景物表达自己的思想,以主观之情贯注于客观对象中即“以我观物,物皆着我色彩”李商隐和韩偓也有托物寓怀之作,这类作品或抒发自己悲愤的感情。或寄予苍凉的身世之感和人生感慨,或抨击时弊,同情百姓的苦难,李商隐有《回中牡丹为雨所败二首》通过写牡丹的不幸遭遇,寓托作者应宏博试遭斥、寄身泾州的种种情事,“玉盘迸泪伤心数,锦瑟惊弦破梦频”深沉哀痛,自慨身世,“薄宦醒犹泛,故园芜已平”的悲剧命运写照,诗人写蝉致力于揭示其情感、心理与人相似,正是诗评家所评“空际传神”,“意在笔先”“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以对比手法,前半句有所希冀,同后半句的绝望怨愤形成强烈对比,使后半句更沉痛有力,对所处环境的冷酷的悲慨。钟惺说“碧无情”三字冷极幻极。沈德潜说:“取题之神。”韩偓的《自沙县抵龙溪县值泉州军过后村落皆空因有一绝》中“水自潺缓曰自斜,尽无鸡犬有鸣鸦。干村万落如寒食,不见人烟空见花”此诗作于后开平四年,诗中“自”字,慨叹只有“水”之“潺缓”“曰”之“西斜”能够自主,不受人事影响,次句以“有”衬“无”。鸡犬本为人家所饲养,连“鸡犬”都被杀光,老百姓哪里能幸存,乌鸦因觅食维艰而哀鸣,以“如寒食”表现洗劫程度之惨,“不见”与“无”“见”与“有”相照应四句诗勾勒出了一幅图画,使人倍感荒凉,令人怵目惊心,不忍卒读,有深刻的认识意义。《惜花》诗“临轩一盏悲春酒,明日池塘是绿阳”意显然矣。

李商隐、韩偓的伤时忧国的主题不仅仅限于以上我提及的三种形式,我所概括的只是一小部分,象李商隐诗歌中的爱情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表达的无悔的选择,万死不辞追求,“春心莫共春花发,一寸相思一寸灰”这撕心裂肺的呼喊,这些诗追求生死不渝的心灵契合,只有震颤心灵的悲剧美,这已经超越了爱情而且有执着人生的永恒意义。韩偓晚年在桃林场安定、恬淡生活中的著作《小院避暑》中“何人识幽抱,目送冥冥鸿”以“幽抱”“冥冥飞鸿”寓避世隐居之情,那种孤寂、空静的格调,这不也是一种伤时之感么?

李商隐、韩偓的伤时忧国是一脉相承的,我们可以在李商隐和韩偓的这类诗歌中窥见他们的心理,了解他们的为人,从作品入手了解作家的风格是文本本位的视角,也是一个可靠的研究方法。

本文来源:http://www.qikanol.com/ 《名作欣赏》

[版权说明]本站论文版权属于作者本人,您可以参考、阅读、鉴赏本站论文,也可以利用本站论文进行论文创作,但不得抄袭、复制!本站免费论文主要来源于用户投稿和互联网,如果涉及到侵权问题,请联系我们予以删除。


上一篇:《宠儿》叙事新探——论《宠儿》叙事窗口管理 下一篇:从《波西米亚女郎》解读薇拉·凯瑟的乡村一都市情结

联系我们

投稿咨询电话:010-57745461
投稿咨询QQ:3077874057
论文投稿邮箱:hexinon@163.com
投诉建议邮箱:hexinon@126.com
在线投稿

论文发表说明

1. 如果您需要发表论文,请联系我们,客服人员会及时处理;
2. 专业编辑人员,为您的论文提供建议,使论文顺利发表;
3. 合作期刊,全国最全,与杂志社关系稳定,保证刊期。